学院新闻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幸福”可谓最为流行的热词。在老百姓所思所盼中,孩子上学、老人看病、买菜购物……这些日常琐事的舒心、安心、放心构成了最基本的幸福指标。然而在现实中,孩子上学的安全问题却频频受到拷问。去年年底,湖南省衡南县发生的学生接送车坠河事故震惊了全国,14名孩子死亡,6人受伤。实际上,校车的安全隐患问题一直存在。事故发生后,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就表示:“目前中国的交通事故已经成为中小学生安全事故意外伤亡当中最主要的‘杀手’。”
  对于孩子健康成长和安全保护这一老百姓最关注的话题,全国人大代表、郑州宇通集团总裁汤玉祥提出了《关于大力推广使用专用校车的建议》。据悉,这是首位全国人大代表大力倡导校车专用化。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交通事故和溺水造成的学生死亡人数超过了全年学生事故死亡总人数的60%,其中交通事故伤亡的数量更是呈逐年上升趋势,全国每年有2万多名中小学生因交通事故伤残、死亡。教育部相关人士认为,校园安全应该从“校车”抓起,让校车成为学生上下学途中的“移动保险箱”,避免学生上下学途中发生交通事故,也避免途中其他安全隐患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的侵害。
  我国虽然已经颁布首部校车国家标准——《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但其落实与监督仍待提升。很多不符合标准的 “黑校车”仍然大量存在,全国各地接送学生的车辆交通事故仍然不断发生。以广东省东莞市为例,仅2010年该市就发生涉及校车的交通事故高达64宗,造成5人死亡,97人受伤。面对频频发生的悲剧,广大家长、学校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在痛心之余,更是强烈呼吁符合安全技术标准、管理运营规范的专用校车能尽快投入运行。
  记者了解到,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校车在保障校园安全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校车事故发生率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低的,安全性是轿车的40倍,是其他公路车辆的9倍。美国专用校车不但拥有超高的安全性能,而且立法完善强制乘坐,由政府推动形成了规范化的校车管理运营模式,政府财政对校车也有着大力支持。这些都成为美国专用校车成功运营的保证,也是美国校车事故率低发的保障。
  上世纪60年代中期,美国政府就建立了校车制度,并且以“12年义务教育法案”和“强制乘坐”作为校车制度执行的基础。美国政府还针对校车出台了500余条相关法律法规,违反法规的人常常被课以巨额罚款,甚至判以重刑。同时,美国等发达国家都已经将校车视为城市公共交通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以法律形式保证了校车的特殊路权:校车在行驶过程中不能被超车,以保证学生的安全,而且校车的路权高于消防车、救护车等,如果遇险,首先需要对校车进行救援。
  相关数据统计,美国大约有4350万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学生,其中54%坐校车上学,人数为2350万,校车年销售量在4万辆左右。根据教育部的《200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在校幼儿园以及中小学生在1.8亿左右,这些都将是当前专业校车的目标群体,如果参照美国标准,我国大约有9000万名学生需要乘坐校车上下学,中国专业校车市场的最大容量在15万辆左右。然而,2009年全年,我国专用校车销量仅为900辆,预计2015年校车全年销量也只是2万辆左右,专用校车仍需大范围推广。
  汤玉祥代表认为,校车也是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完善城市交通以及助力城市节能减排意义重大。以北京市为例,目前中小学在校生约为120多万人,其中有70%以上的学生上下学由于路程过远,需要家长接送。数百万人和数十万辆私家车在早晚交通高峰向着位于市中心的几百所学校进发,不仅加重了学校周围的交通拥堵问题,也对道路资源造成了较多浪费,并且产生了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
  在汤玉祥代表看来,安全的可持续的校车模式应该包含以下四要素:政府牵头、政府对校车进行财政补贴、专业化校车公司运营、选用专业校车且专车专用。我国几个校车模式成功范例的可借鉴之处都在于由地方政府大力提供政策和资金支持,但是,校车模式并不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埋下了校车运营效率低下和安全隐患问题。第一,这几个城市校车的运营主体普遍并非专业校车公司,其中,威海的校车运营者有很多是私人个体户,西安市校车运营主体是学校,庆阳市校车运营主体是学区教育部门。第二,除庆阳市和郑州市选用宇通专业校车之外,其他几个城市选用的都不是专业校车,产品安全性能就不能得到保障。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客车生产国,中国在专业校车设计和生产上并不落后于美国,国内多家主流客车企业都已经制造出符合国家标准的校车产品。以宇通客车为例,从2005年开始,宇通就集中精干技术力量进行校车产品的研发以及学生交通安全解决方案的研究,并参与了我国专用校车标准的制定。目前,宇通校车系列产品在安全性和人性化设计上都严格参照美国标准,甚至有些方面还超过了美国标准。
  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专用校车,汤玉祥代表提出了四点具体的解决方案。首先,政府部门应该加强对“校车标准”的落实和监督,彻底取缔“黑校车”;其次,政府应明确校车管理归属于专业行业管理部门,而校车的运营主体必须是专业运输行业从业者;第三,校车管理法律体系要尽快出台,梳理清楚校车管理主体、运营主体、学校、家长各个方面的责任和权利;第四,政府应该使用税收杠杆、财政补贴等政策工具支持专用校车的推广和普及。
  专家表示:“校车是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准公共产品的范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表明,将校车纳入城市公共交通体系是缓解大城市交通问题的有效方法之一。”不过,正如汤玉祥代表所说,由于国内校车安全标准未能完全落实,交通管理等政府部门的责任归属尚未明确,校车的优先路权等问题缺乏政策支持,我国校车的推广进程缓慢,校车对公共交通的积极作用无法得到发挥,政府应尽快制定校车安全和优先通行的交通规则,保证校车运行的安全畅通。
  “在全国范围推广专用校车,在保障孩子们安全出行的同时,更是切实落实公共交通优先政策的重要一环,对治理城市拥堵、减少环境污染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汤玉祥代表说。
 
 
  学院新闻
 
学院新闻         
学院公告         
 
 
一流大学建设加快不得...
职业教育发展应着眼长远与产业...
应将校车专用化纳入“义务教育...
“公务员热”高烧难退:地位高待...
王平委员回应争议:农村孩子不...
35名代表联署议案推个税5000元...
吴邦国:不搞多党轮流执政 不搞...
工信部通报批评360与腾讯 将调...
 
 
就业在线 信息服务
火车查询 汽车查询
天气查询 手机查询
校园生活 荣誉展示
 
 
关于我们 | 大学生在线 | 荣誉展示 | 校园文化 | 合作交流 | 书记信箱 | 院长信箱

北京青年企业管理研修学院  京ICP备09055632号 地址:中国 北京 010-87470970